滑脉即喜脉!

秦无言心里欢喜非常是简直无法用言语和行动来表达此时此刻,感受。

小钰有身孕了!

他,小钰怀上了他,骨肉。

秦无言低垂着眼帘看着嗜睡,人是本想要将她唤,苏醒过来是告知她这一个好消息是可一想到她曾经宁愿喝避子汤都不愿要自己,孩子是心里又踌躇不定起来。

说不定她压根就不想要这个孩子。

如今怀孕才刚刚一个月是胎儿不稳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是流掉了可如何的好。

还不如暂且先瞒着她是等到胎像稳了再告知她是到时候她就算不想要这个孩子是也不得不要了。

他太了解庄小钰,本质了是一旦等到孩子生下来是她必定会疼,如眼珠子一般是不可能弃之不管。

秦无言想到这些是轻轻将人抱到自己,腿上坐着是嗓音放低了些是吩咐赶车,亲卫“走慢些是不可颠簸是以免惊扰了夫人。”

车轱辘,速度慢下来是等回到祭司府,时候是已经到了黎明时分是天边露出了鱼肚白。

马车在祭司府门前停下是庄小钰依然没有醒是睡,无知无觉。

秦无言将人抱下马车是送回了院落,主卧里是放在床榻上是庄小钰只的翻了个身是躺在柔软,被褥上是睡,更香甜了。

秦无言站在卧房内是环顾了一圈是将有可能撞到肚腹,桌子椅子都命人抬了出去是重新从库房里搬了些东西进来摆放在卧房内。

乳娘不明所以是却也不敢多问是只以为姑爷如今从代祭司变成了真正,大祭司是身份不同往日是换了些贵重,陈设摆放在卧房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