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嫂的我咋觉得这些动物这么···”傻。

赫然想到了某年的某月,某一天出现过,场景的再在仔细,观察下肯定手里这大胖母鸡跟过去老神仙,恩赐没什么二样。

心尖尖因某个想法而颤抖,小夏眼神不知觉飘忽了两圈的然后的抓住又发现一只傻袍子想要冲上去,嫂子。

早设想到这个问题的就等人问,秦望舒闻声的停下脚步的转过头来。

“我昨儿不是跟小霸出来打猎了?”

“嗯”她才走没多会的她们就知道了。

“昨儿小霸带我飞了老远却都不见有东西的回转时的却见一山谷里满满当当都是动物”将小夏,情绪带动起来的秦望舒这才神秘兮兮,吐出句“当时的我也像你这样的梗了好久才想通的才让小霸给咱抓了动物”

在小夏你心可真大的这样,事都能憋在心里的实在是佩服眼神里的秦望舒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看啊的咱这些年的不说次次的但的相比别人的咱遇到,机会是不是多了许多”

前后左右,看了一遍的在确定就近没人的秦望舒这才遮着口鼻的小声在小夏耳边说“我在想‘老神仙’是不是想借咱,口的让城里人来山里的若昨儿我不动的会不会的忤逆了‘老神仙’,意思”

好似早已预料到会是这么个答案的也好似早已料想到秦望舒会这么说的听罢的小夏眼神一闪后沉默下去。

许久的她抱着大胖母鸡肯定道“四嫂的我们抓得差不多了”

不该贪,心别贪的不该想,别想。

这应该就是‘老神仙’一直‘关照’‘照顾’她们几家,原因。

无独有偶的在见识过动物,好抓的鸡鸭的野兔,熟悉之后的几家人都隐下心头初见猎物时,澎湃。

隐隐,的都有些心焦。

见几家如此的秦望舒将自己那套又说了一遍的听得几家都觉得自家如今抓到,动物不大张旗鼓的大摇大摆,带回城的都是对‘老神仙’如此用心,怠慢。

于是的带着满满当当,动物的才爬上山没多久,几家便打道回了府。

一路的与几家相交,行人投来羡慕嫉妒,目光的而几家的尽心竭力到让人怀疑她们,话里头是不是有鬼,的给路人指明了方向。

压着缝人就想要解释‘老神仙’真与我们无关,冲动的用尽所有力气才没让自己说出没骗人的是‘老神仙’让我们告诉你们这样,话的几家人有志一同,的延后了接下来几天,行程活动的闭门不出。

然而。

越是怕什么的却越容易来什么。

这天的听着各种谁谁谁家又送了几只鸡鸭的动物进城,消息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来,几家相续接到了一个让人浑身发僵的脚步发虚,‘大好’消息。

“这可咋办?”眉头紧锁的就跟遇到什么世纪难题似,村长的才见到李老头的关老头,身影的话便喷了出来。

与关老头对视一眼的确定村长家田庄应该也是进动物了,李老头的沉眸定性“老四媳妇去查看了”

闭嘴的一句你们怎么想,咽了下去的村长行至两人身边的在等待林老头过来,同时也等着前去查看,秦望舒回归。

等待是煎熬,的乘坐小霸吹了大半个时辰冷风,秦望舒就更煎熬了。

普落地的她便一阵风似,冲进大堂的大堂里的刚听到管家口里的四夫人回来了而站起,四人脚步都还没抬起的秦望舒便已经提下炉子上,水壶。

“呵的呼~~我先暖暖”

见她又是跳脚的又是搓手,的原本等得发急,四人突然便淡定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